南山集团“内鬼”操纵内幕交易 获利3万4被罚10万-www.seseou.com

南山集团“内鬼”操纵内幕交易 获利3万4被罚10万   近半月内,监管层对上市公司内幕交易案件保持高压执法态势。继凯撒文化(002425)、旗滨集团(601636)、煤气化(000968)、恒丰纸业(600356)等个股后,鲁股南山铝业(600219)亦被证监会揪出了“内鬼”。   28日,证监会例行发布会披露了南山铝业内幕交易案情况,通过对曹玉彬泄露内幕信息,曹玉军、栾玲内幕交易南山铝业股票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审理,决定对曹玉彬处以10万元罚款,没收曹玉军、栾玲内幕交易违法所得约3.4万元,并处以10.2万元的罚款。   “近年来,随着并购重组和再融资活动日趋活跃,内幕交易行为在A股呈现高发态势。这种行为不仅扰乱资本市场的信息秩序,毁坏资本市场赖以生存的‘三公’原则,也在相当程度上背离了市场的诚信原则,侵害了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在山东一大型投资公司的高级投资经理徐皓看来,近来,证监会屡番强调将加大内幕交易查处力度,遏制利用并购重组炒作信息、套利行为,其执法也将愈发高压与频繁。   异常交易现形   记者获悉,南山铝业此次的“内鬼”―――曹玉彬,是公司启动购买山东怡力电业有限公司(下称“怡力电业”)资产事项这一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其“失足”,正是起于该收购案。   2014年6月2日,南山集团和南山铝业分别承诺将在怡力电业取得有权部门批复后或者相关法律障碍、风险消除后,以合理的价格出售、收购怡力电业电解铝资产。   2015年8月27日,怡力电业年产20万吨和年产40万吨电解铝生产线项目获得登记备案证明。   2015年9月18日,南山集团、南山铝业召开会议确定南山铝业资产收购初步方案。本次会议信息向南山铝业、南山集团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相关人员做了传达。彼时身为南山集团监事的曹玉彬,正是由此获悉该内幕消息的。   2015年9月28日,南山铝业向上交所申请自9月29日起停牌。11月12日,南山铝业发布关于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继续停牌公告,披露本次交易涉及的标的资产为怡力电业电解铝资产。   然而,在2015年9月18日至11月12日期间,曹玉彬却与其兄曹玉军、栾玲(曹玉军配偶)多次电话联系,曹玉军、栾玲在此期间通过“栾玲”、“傅某燕”证券账户大量买入南山铝业,买入金额522.18万元。复牌后全部卖出,卖出金额526.52万元。扣除交易费用,获利3.4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9月18日至11月12日期间,“栾玲”证券账户于9月23日、25日、28日分别买入南山铝业3万股、1万股、16.90万股,买入金额共计137.09万元。停牌前一日交易量明显放大,且在账户资金余额不足情况下,亏损卖出多股。   更异常的是,“傅某燕”证券账户2014年以来从未交易过南山铝业,在2015年9月18日至11月12日期间内,停牌前一日突击转入371.08万元资金,该笔资金来源于曹玉军尚未到期的银行存单。   基于此,证监会认为,南山铝业公告怡力电业资产包预估值70.13亿元,交易金额70亿元,占南山铝业2014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38.62%,属于“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构成内幕信息。在2015年9月18日至11月12日期间,曹玉彬多次与曹玉军电话联络,曹玉军和栾玲从事了交易金额巨大的内幕交易。“故曹玉彬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泄露内幕信息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南山铝业第一次因异常行为进入监管层视野。   就在4个月前,业绩大幅下滑的南山铝业突然提出新的利润分配方案,在原有现金分红的基础上增加10转15的高送转方案,这距离公司发布的原利润分配方案已相隔了两个多月,该异常举动遂引起了监管层的高度关注。6月13日,上交所发出问询函,要求南山铝业说明为何在业绩大幅下滑的情况下发布新利润分配方案、公司董事是否有减持计划等问题。   “高送转方案作为可影响股价的敏感信息,易受到投资者的广泛关注,相关利益方往往借此逢高套现。因此,监管层的问询可谓及时。”锐财经分析师刘江远当时表示。   严打势头不减   如今,根据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前内幕交易行为高发的特点,证监会对这一关键时点可谓密切关注,鲁股亦难以例外。   记者注意到,天业股份(600807)便被要求在宣布参与投资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股权事项后,提交参与投资奇虎360股权交易进程备忘录和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核查并披露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管人员及其他内幕信息知情人最近6个月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   其后,天业股份做出回应,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管人员及其他内幕信息知情人最近6个月均不存在交易公司股票的情况,顺利“过关”。   不过,仍有不少上市公司的“内鬼”,在监管高压下难以藏身。   近半月被通报处理的内幕交易行为便呈井喷之势。例如,在凯撒文化拟收购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之际,自然人周毅获知内幕消息,并从中获利34.5万元;旗滨集团原独立董事周金明,是《公司2015年半年度利润分配预案》这一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于2015年8月21日控制使用“谢某滢”账户买入旗滨集团3.17万股,获利4.87万元;恒丰纸业董事长徐某是恒丰纸业与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拟进行重组这一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张永保与徐某因工作关系认识多年,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两人存在联络,张永保使用其本人账户买入恒丰纸业共21.18万股,获利6183.71元……   “打击内幕交易可以让更多的投资者参与到公司治理变化后的预期收益增长中去,也有利于市场回归价值研究,合理地去分享公司业绩增长带来的投资收益。如果市场能理性地按照价值和成长的确定性来定价,相信非理性的过度涨跌就会逐渐减少。”申万宏源资深分析师石磊认为。   来源:经济导报相关的主题文章: